哈罗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诗意的情感 > 第576章我的祖国(下)
    我的祖国张宝同2017930

    我给吓昏了,尖叫了一声,跑出去敲老板家的门。老板家的人一个个就像惊弓之鸟,穿着雨披,浑身哆嗦着躺着或趴在铺着凉席的地面上,因为两边的窗子都没有了,风从这个窗子吹进,又从那边的窗子吹出去,就像飞机后面的喷气一样,让人就不敢站起来。我趴在他们的身边,静静地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还好,那阵恶梦般的强风只持续了半个来小时就过去了,如果再持续地吹上一两个小时,这栋小楼非要被吹垮吹倒不可。后来我听人们说这股飓风是近千年来最猛烈的一次飓风,在登陆前就已经达了最高级别的5级。虽然最强的飓风已经过去,但是暴雨还在不停地下着,屋里已经开始进水了。但我们已经不感到那么害怕了。到了晚上10点多,风力已明显减弱。我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天色阴郁,雾气深浓,目光所到之处,犹如滔天洪水刚刚退去,除过泥汤混水,便是满目疮痍,一片片倒伏的大树,一片片倒塌的房屋,一片片被水浸泡的屋舍。还有斜倒的电杆,决堤的水渠,被水冲在一起的衣物和木器。这是我由生以来所见过的最惨痛的景象。根本看不清道路,也辩不清方向,这真让我感到有种只见滔天洪水,不见诺亚方舟的悲观与绝望。

    老板的旅店真是不能呆了,他们已经收拾起行装,要准备离开了。于是,我决定去罗素小镇找那个中餐馆的老板帮忙。我几乎是踩着差不多到膝盖深的水走过了很长一段路,用了四五个小时才到达机场。可是,机场里的水更深了,我就朝着罗素小镇走去,机场离罗素小镇有50公里,我走了差不多四五个小时,才来到罗素小镇。

    我看到有qi che往海边码头运人,就赶到了码头边上。我想只要能赶紧地离开这里,不管到哪都行。我看到有一艘美国快艇在运送一些美国士兵离开这里,其中还有一些美国的游客。我就跑到登船的舷梯前,对一位守卫的士兵用ying yu说,你好,我是从台湾来的学生,我想乘你们的船离开这里。可是,那个士兵回答说,不行,我们有命令不许任何外国人上船。

    我一听这话,只得离开了码头。这时,已是黄昏日落时分,虽然落日的景色非常地绚丽,可是,我根本没有观赏的情趣。如果我再找不到住宿的地方,那我今晚就要露宿街头了。我在街上来回地转了两三遍,一边寻找着可以住宿的旅店,一边打听着那位中餐馆的老板。可是,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就在我感到有些恢心和绝望时,突然,我看到有人举着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站在街头边上。这让我心里一亮,觉得好像有了一些希望。中国有句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在异国他乡,中国人见到中国人就如同老乡相见。于是,我快步地走了过去,见到那个举旗人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他手里举着一个用硬纸片做的牌子,上面写着“湖南中建”。

    我对那人说你好,你们是中国人?那个小伙子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我,问你是华侨?我说我不是华侨,我是游客,是从台北来的。他很客气地说是台湾同胞。我点了点头。他对我说,祖国很快会派飞机来接我们回国,你愿意跟我们一起离开吗?一听这话,我显得有些激动,泪水差点要涌了出来。我说我就是要离开这里,已经等了十多天了。他说不过飞机只到上海,到了上海,你再想办法回台湾。我说很好,只要能快快地离开这里就好。

    他让那位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举旗的年轻人把我带到了一所当地的学校里,给我安排了一个可以躺下休息的地方。我将近走了十小时的路,早就累坏了,我就开始打水洗脚,换衣服,然后就躺在铺着厚厚被褥的地铺上睡觉。不一会,那位小伙子过来带我去吃饭,他对我说他叫吴飞,是中建公司的技术员。

    身边有那么多的中国人,他们又是那样地关心我和照顾我,所以,我什么也不用担心和害怕了。因为没事可做,我就陪在吴飞的身边,帮助他一起站在罗素小镇的街道上接待他们公司的员工和当地的华人华侨。

    过了三四天,从安提瓜和巴布达那边来了一艘大货船,要把我们带到安巴,因为多米尼克机场不能起降大型客机,所以,他们只能到安巴那边登机。那天早上,我和三四百名中建公司的员工及华人华侨一起登上了一艘租赁的安巴货轮,离开了多米尼克岛。

    当货轮开动时,许多人激动地挥动着五星红旗唱歌照像。开始唱歌和照像的人还不多,可是,歌一唱起来,人们都从船舱里跑了出来,坐在一起唱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我被这种气氛感染了,也跟着大家边学边唱了起来。

    从多米尼克到安提瓜和巴布达要行驶8个来小时,可是,我觉得和大家在一起非常地有意思,那位叫吴飞的小伙子就像我的男朋友一样热情地照顾着我,让我感到十分地温暖和快乐。到达了首都圣约翰,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已经为我们安排好了住宿,吴飞和我被安排在了一家中资公司的职工宿舍里。晚饭吃的是香喷喷的红烧鱼和大米饭。

    安提瓜和巴布达虽然也遭受了飓风的肆虐,但只伤到了侧面,损失不像多米尼克那样严重。吴飞过去曾在这里做过工程,对这里的情况非常地熟悉。他带我到周边游玩,去游览圣约翰那美丽的港湾,攀登安提瓜的最高处雪梨山顶,拜访古老的风车和圣约翰教堂。吴飞喜欢唱歌,他教我唱和。在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的大劫难之后,再经历这种温情而美好的时光,仿佛有种步入天堂的感觉。

    说实在的,我是从台北长大的,我过去对大陆人的印象差不多都来自台湾媒体的宣传和报道,而台湾的媒体总是喜欢报道大陆负面和贫穷的一面,说大陆人素质很低,有点钱就养小三说大陆人不团结,就像一盘散沙还说大陆人很穷,连茶叶蛋都吃不起。可是,和他们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却让我感到了他们的正直,朴实,友善和大度,非常地真诚可爱。

    我给父母通了dian hua,他们问我现在哪里,因为他们听到多米尼克差点被飓风从地球上抹去的报道后,又一直没有我的消息,吓得多少天来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说我现在平安无事,正在安提瓜和巴布达首都圣约翰的中资公司的职工宿舍里,和大陆同胞们在一起,他们对我就像亲人一样。我还说中国大陆已派东航包机来接我们,飞机预计在10月1日当晚11点左右到达上海浦东机场。父母这才放下了心来。

    离开安巴中资公司的前一天晚上,大家在一起欢聚,中国大使馆的一位负责人要我也为大家献上一支歌,我就情不自禁地唱起了:“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到处都有明媚的风光。”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