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诗意的情感 > 第九十三章 姐 妹(四)
    姐妹(短篇小说)张宝同

    4.一天傍晚,姐姐去上班时,妹妹就把孩子托付给了一个熟人帮着照管,远远地跟在姐姐的后面。姐姐出了村口,顺着马路走到一条郊区的街道上,然后不久,就进到了一个住宅小区里的一栋楼房里。她看见三楼的一个窗子亮了灯,就知道姐姐是在那间房子里。但是,她知道那屋子她不能进,而且人家也不会让她进,所以,就向一个要上楼的女人问那个房子里住的是啥人。女人告诉她说是一个独身多年的中年男人。

    妹妹一听就觉得心被人掏去了似地,仿佛对身边的一切都失去了知觉。她对什么事都能宽容,唯独对这种事却怎么也想不通。因为在她的心目中,姐姐一直是她崇敬和信赖的偶像。可是现在,这个偶像就这样突然地坍塌了。

    姐姐依然回来得很晚,回来后依然很疲惫,啥话也不想说就要去睡觉。这时,妹妹就用很平静却很严肃的口气问道,你到底在干啥活?姐姐不禁有些吃惊,因为妹妹从未用这种口气质问过她,就说,不是跟你说过了,给人家当保姆。妹妹说,你莫要骗我,你去的那户人家是一个独身男人。姐姐的头低了下来,就没有再吭声。

    这一夜,姐妹俩都辗转反侧,翻来复去,彻夜未眠,而且,两人就像突然间结下了深仇大恨一样,谁也不理睬谁。一直熬到黎明将至,妹妹才睡着。等孩子哭着要吃奶时,妹妹才从梦中醒来,发现姐姐已不在身旁。再一看,姐姐的背包和衣物都不见了,却见桌上放着一百元钱和一张条子。条子上写着:我走了,等理好了家里的事再来。姐姐。

    姐姐走了,象是把她的魂也给带走了,让她生活的每一天都有种虚幻的不真实感。在没有姐姐的日子里,时光仿佛失去了期盼和依恋的光点。太阳从明晃晃的天空上升起,再从灰蒙蒙的黄昏中落下。一天之中连一点让人感到敞亮的生气都没有。

    这是她由生以来第一次远离家乡独身生活。她总觉得心里有种置身于边远荒野的陌生与恐慌。姐姐在时,屋里还有说笑和生气,可现在,一天到晚都是被沉闷的焦虑笼罩着。

    她住的这房子是房主的旧宅。院里还住着其他两家房客,都是进城打工的农民。早上天不亮出门,到了天黑才回屋,平时很难能见上几面。所以,她一天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抱着孩子坐在门前,眼巴巴地观望着那些自命不凡的当地人自命不凡地在门前来回地走过,或是大声地叫嚷。这些当地人因卖了地发了些财,所以,整天闲着无聊,啥事不做,除了扎堆打牌,就是扭着扯着大嗓门招摇过市地到处显摆。这些人她永远也不想结识,打心眼里感到鄙视。

    尽管时光总是那样地沉闷无聊,却也在生生不息地流动着。时光每流动一天,她就得为此支付一天的粮钱和房钱,还有电钱和水钱。她不知姐姐啥时能回,所以,花销上总是紧扣细算。但是,要是屋里的钱只有出的,没有进的,那么你有再多的钱也不经花。买了一袋面粉和一筐胡萝卜,又交了一月的房费和水电费,之后,还给孩子看了一次病,转眼间,姐姐留下的钱就花光了。

    城里不像乡下,没钱就没法生活。她整天巴望着姐姐快快回来,否则,以后的日子咋过呀!但是,不知是不是家里的事还没有摆平,还是姐姐依然在记恨着自己,姐姐还是没有回来。对那次的事,她现在再想起来就有些后悔:她实际上最没有权力责怪姐姐,要不是为了她和孩子,姐姐怎能去干那种事?

    就在她望眼欲穿,急不可耐时,姐姐却来信说她跟姐夫的关系闹得很僵,近期里不好出来。等过了阳历年再过来。到阳历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可她眼下已经是分文皆无,两手空空。整整一天,她脑子里都在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像是被判了无期徒刑坐在牢中似的。

    但不管怎样,生活还得往下过,而且还得要继续地躲在这里。因为前夫一直在到处找她,要逼她复婚,否则就要把孩子抢走。走到这一步,她只得靠借债度日。晚上,她等隔壁那个蹬三轮车的男人回来后,就做出闲着没事的样子过来串门,临走时说她现在没钱买面买煤了,想借他些钱,等姐姐一来就还他。男人问她要借多少。她说就二百元吧。男人说他只有一百元。她说一百也行。

    面是上个月买的,房租先欠着,靠这一百元钱,她还是苦煎苦熬地过到了阳历年。可是,姐姐又来信说家里正忙,恐怕到大年之后才能脱身。她不由地一阵晕旋,只想一头栽在地上永远也别醒来。因为从阳历年到大年之间还有一个半月,不知她和孩子还能不能活到那个时间。可眼下再向谁去借钱呢?而且,近来,住在隔壁的那个男人一见她就问她姐姐啥时回来,她总是回答说过了阳历年就来,可是,现在人家再问她这话,她又该如何作答?

    因为快要过年了,在外打工的人都要把钱带回家置办年货。所以,这时借钱最不是时候。无奈,她只得向在对面开小商店的大胖子女人借钱。大胖子女人有时去厕所,就让她帮着守店,并常常向她许愿说要想用钱就尽管开口。但她并不了解当地人,别看他们平日里扭着,扯着大嗓门显能露富,夸下海口。但当你真地向他们借钱时,就跟拿刀割他们的肉一样。大胖子女人一听她来借钱,脸色一下子就吊了下来,先是例举了一个外县农民借了房东二百元钱连夜举家逃窜的事例,然后又论述起向外借钱不如把钱存放在银行里等种种观点。最后要说的结论是只有傻瓜才把钱往外借。

    她觉得这人实在可憎,你不借钱就直说了,干嘛要说这么多不打粮食的话。她曾几次想甩门离去,但还是忍耐下来。所以,当大胖女人用钥匙打开抽屉取出了一百元钱递给她时,她不但没有一点感激,甚至想把这大胖女人痛痛快快地臭骂一顿。

    饱尝了借钱的屈辱,她就要自己宁可少吃少用也不要向人家借钱。大年是一年之中的庆典。这时人们特舍得花钱,买这买那,准备过年。平日里那些半死不活的生意也开始慢慢地火爆起来,物价一路高歌,几乎是买啥啥贵。所以,对缺钱的人来说,大年实在是一道难过的关口。

    为了避免花钱,她就不去市场,甚至不出院子。但是不管你花不花钱,过年毕竟是过年,山里人再苦再穷都要吃上三天肉,不这样似乎就没有过年的气氛和感觉,就没有对来年的隆重期盼。尽管她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腰包里早已是空空如洗。而且,面袋里也已经见底了,煤也只剩下十来块了。可是,姐姐依然是归来无期。所以,连日来她一直在为向谁借钱在犯愁。人家都知道她是外地农民,带着一个不足半岁的孩子,既不能出去打工,又没有指望的依靠,怕她借了钱没法偿还。而她也是一想起朝人借钱时的那种低声下气,委屈求生的屈辱与卑贱,就觉得生不如死,无地自容。再说,正在年上,又该向谁去借钱?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