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诗意的情感 > 第271章 画魂(一.美人出浴图)
    画魂短篇小说张宝同2016823

    丁绍光是世界最著名的中国画家,是唯一入选“21世纪版画”的华人艺术家,登上了包括自14世纪至20世纪以来的百名世界艺术大师排行榜。自19861996年在世界各国举办个人展400次以上。1991年在香港秋季艺术品拍卖中,丁绍光的作品白夜的售价创下了迄今为止在世华人画家的最高纪录。可是,他这一生中的所有画都只在画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最心爱的恋人和妻子。

    西双版纳被称为“孔雀之乡”,景洪是一只绿孔雀,橄榄坝勐罕是绚丽多彩的孔雀尾巴。澜沧江自北向南蜿蜒而过,橄榄坝海拔530米,是西双版纳最低的坝子,坝子里到处是一片浓密的绿林,长满了椰子树,槟榔树、油棕树和棕榈树。那些具有独特傣族建筑风格的傣族佛寺,还有那一幢幢竹楼民居,隐现在绿荫丛林和奇花异草之中,密林里的珍禽异兽在和睦相处,新禽飞舞,群莺呤唱,展示出一派迷人的热带自然风光。

    传说很早以前,橄榄坝荒无人烟,到处是森林密布,那时,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有个叫“勐粘芭纳管”的王国。王子喜受打猎。有一天,王子带着一些年轻人上山打猎。爬山钻林,但是只见到飞禽,看不到走兽。太阳落山了,林边突然跃出一头金光闪闪的马鹿。王子急忙拉弓射箭,射中了马鹿的腿部。这时,金鹿奔进丛森中。王子率领众人追赶,翻过几重山,渡过几条河,眼前忽然出现一大片平坦的坝子,古树参天,竹林密布。金鹿跑进坝子以后,忽然就消失不见了。人们以为金鹿藏在树林里,便把这个坝子叫做“橄榄坝”即金鹿潜藏的密林。王子便在这里建立了村寨,和跟随他的年轻猎人们在此定居下来。橄榄坝是开屏的“孔雀尾巴”,而那些美丽富铙的傣族村寨,就象装点在孔雀尾巴上的艳丽闪亮的花斑。整个橄榄坝就是一个热带的天然大花园。

    在橄榄坝这片天然的大花园里,王子和他的随从们的后代多少年来就居住在这里。他们听着金马鹿和孔雀的神话故事,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在这片有着金马鹿和孔雀神话传说的地方,人们崇尚和向往着那种美好的神话故事,也向往着那神话一般的传奇美好的爱情。然而,这种故事还果真在这里发生过。

    那是1962年五月的一天下午,雨过之后,巨大的彩虹悬挂在群山之上的天空中,使得

    达裕山寨周边的树林更加地茂密深浓,郁郁葱葱。在这片断陷盆地的边沿沟谷间,山峰座座,丘陵连绵,雨水充沛,四季如春。茂密的植被与树林把整个山野覆盖,小河溪水流经其间。亚热带季风气候温暖地吹过这片美丽的地方。

    到了黄昏时分,夕阳停在了西山顶上。劳累了一天的农人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开始收工回家。此时,阳光不再温热,山风开始从山边和小河边悄悄地吹了起来,让人感到了丝丝的凉意。清亮的溪水声也在哗哗啦啦地开始唱起歌来。大片大片的鸟儿在残阳落日的树林上空撒欢地飞来飞去。这是一天之中最让人清闲畅快的时分。

    丁绍光打着赤脚,顺着弯曲的小路从后山的农田回到了住处。他的住处是一间当地农村生产队做仓库的空房。约有十三四平米,屋里除过有一张搭着蚊帐的大床,一个装书和衣物的木箱和一个小方桌。桌上摆满了画画用的纸和笔墨。这位23岁的青年是刚刚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被分到云南艺术学院任美术教师。要说他和这里有缘份,是因为他在大学四年级实习时,曾在这里呆过半年多。当时,大陆经受着三年天灾的饥馑年月,而在西双版纳这块世外桃源之地,丁绍光强烈地感受到置身于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另一个世界,感觉到了一种与中原迥然不同的生活情调。那是一种原始、自然而质朴的美。这种深沉的美感在吸引和召唤着他。他在这儿找到了脱尘超俗、回归自然之地,也找到了自我的位置。西双版纳从此成为丁绍光魂牵梦绕之地。

    但是,他这次来到这里却是被下放来的。因为他的父亲丁俊生在国民党政府中任职,1948年12月与他的母亲李湘君一起从南京去了台湾,而把丁绍光和其他三个兄妹都留在了北京的爷爷家。为此,丁绍光才被下放到了这里。

    也许他的生命中就与这片土地有缘,他大学实习和这次下放都被分到了这里,而这里又是他魂牵梦萦的地方。所以,他对这次下放并没有感到多么悲观,相反,他道觉得这里是一片可以让他大有可为的地方。因为只要是画画,就能让他忘掉一些,让他沉浸在梦幻般的专注中。

    他一回到屋里,便拿起画架和油彩,背起装着笔和纸的背包,要去小红河河边去画夕阳晚照下的景色。他出了屋子,顺着门前的小路一直朝着河边走去。这时,大半个夕阳已经落在山下,西山之上是一片殷红的霞光,万道金光正在闪烁,非常地美丽。丁绍光高兴极了,就快步地一路下着坡,要在河边选个比较好的角度去画那绚丽的晚霞与金光。当他从一片片梯田的田垦小路快要下到河边时,突然眼前的一幕情景让他呆住了。

    在离他二三十米远的河边草地上,一位少女正在河里洗澡。她先是把下身浸在河水里,把上半身露着水面上,在搓洗着身子。她的身上很白,长长的黑发一直垂落在水面上。其实这时的河水已经有点凉的,但那少女却并不怕凉。丁绍光并没有对此感到惊讶,因为傣族人常常会在河边洗澡。男人会在中午和下午的空闲时间来到河边洗澡。而只有女人才会在天色有些黑时来到河边洗澡。可是,天色还没有黑下来,太阳的余辉正在回光返照之中,可以说天色还很亮。

    一会,那少女从河水里出来,的身子在河边的草地上闪出一片白白的亮光。此时,夕阳最后的一片余辉正好洒在她那光滑细腻的皮肤上,并把她的脸庞照的绯红。他不禁在感叹:好一幅美人出浴图。丁绍光呆呆地站在那里,他在传说中听说过仙女会在凡间找个幽静处沐浴,可不想却让他给撞上了,仿佛是天赐良机。他下意识地拿起画笔,架起画板,刷刷刷的画起来,他要用画笔留下这似梦似幻的一幕。

    因为他刚好蹲在一片梯田的斜角边。从河边朝这边很难看到他,而他看那边却能一览无余。他几乎没怎么构思,就照着他过去看过的傣族泼水节时的一个画面开始画了起来。那是一个美丽的傣族少女用双手把水盆举在头顶往下泼水的那种姿态。这样可以把少女整个身体部位比较立体地表现出来。

    他下笔很快,寥寥数笔,就把少女的身体线条给勾勒出来,少女非常地美丽,腰部和臀部的线条非常地优美,特别是她那头黑发又浓又密,象瀑布一般从头顶撒落在腰间,显示着少女那充满活力的健美与朝气。

    接着,他开始用油彩涂抹上色,等把整幅画画完,并在下面写上美人出浴图,整幅画就算是大功告成了。他又把这幅画看了看,觉得这幅画画得真是不错。于是,就准备收起画架,回家做饭。

    可是,突然有人走到了他的面前,朝他问道,“喂,谁允许你在画别人?”

    丁绍光转身一看,原来是刚才他画着的那位沐浴的少女。此时的少女,亭亭玉立,超凡脱俗,穿着淡红色的圆领窄袖的紧身短上衣和色彩鲜亮的傣族筒裙,腰间系着一根精细的银腰带,一头秀发被梳理整齐而披在肩膀的一侧。她的容貌妩媚清秀,但因为生气而显出着一脸的正色,目光庄重而严肃地在盯着他。

    在她正色严厉的逼视下,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件极其卑劣而丢人的事,脸一下子通红起来,人窘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就像是在做贼而被人当场抓住似的。

    少女见他窘成这样,就指着他手中的画说,“你走吧,但要把画留下。”

    他把手里的画又看了一遍。画上的少女栩栩如生,美轮美奂,婉若仙女出浴。他真是太喜欢这幅作品了,实在是舍不得让别人拿走。可是,他看着少女那嗔怒的样子,也觉得理亏,因为他毕竟是在偷画着人家,而且又是画着人家光着身子洗澡。无奈之下,他只好把画递给了她。

    少女拿起画,看了一下,也没再对他进行追究,就顺着小路朝着村子那边走去。未完待续。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