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诗意的情感 > 第496章真爱4.公司秘书
    真爱(中篇小说)张宝同

    这天晚上,徐莉一下班,把包间里的菜单拿着回来,往茶几上一放,对刘时良说,“刘校长,你给我先把这菜单上的字教会我。人家客人点菜,我看着菜单两眼一抹黑,都是让人家客人帮我写菜名。”

    这菜单是厚厚的一大本书。刘校长把菜单翻看了一下,至少有几百种品种,主要是以川菜为主,又分冷菜、热菜、主食、酒水和主食等。这几百种菜要一下子给她教会也不可能,于是,他就在菜单里选了一些比较常见的菜名来教她。

    到了十点钟休息时,徐莉对刘时良说,“刘校长,我这几天在你家里住,让你挺麻烦的,不过,崔经理今天给我说,再过两天就要给我把宿舍安排好了。”

    这时,刘时良一下抓住了徐莉的手,说,“我不让你走。”

    徐莉没好意思把手从他的手中拿开,但她说,“可是,我们一男一女,在一起时间久了不好,会让别人说嫌话。”

    刘时良说,“那有啥关系,他们都知道你是我表妹。”

    徐莉说,“但实际上,我只会不停地麻烦你。”

    刘时良说,“可我愿意让你麻烦。”这时,他发现自己有些冲动,赶忙把徐莉的手松开了。

    因为刘时良不同意她离开,所以,徐莉就继续在刘时良的屋里住着。

    晚上睡觉时,刘时良把大卧室让给徐莉住,因为他晚上要用电脑写些与工作有关的内容,有时还要写些小说或散文之类的东西。而徐莉跟着刘时良学完认字,想要看上一会电视,然后再睡觉,因为她第二天早上到九点来钟才去上班,所以,起床比较晚。

    她起床时,屋里早就没人了。因为学校给教职工供应早餐,所以,刘时良七点钟就到学校吃早饭了。她起床后,从冰箱里取出一个馒头和一个鸡蛋放在锅里,打开天然气加热。然后,从纸箱时抽出一盒鲜牛奶。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吃着馒头和鸡蛋。吃完饭,一看时间还早,把昨晚学过的生字再读上两遍,在大本子上再写上一遍。

    其实,她觉得这种新生活还是挺新鲜挺充实的。她想如果等过年时她再回到老家,就不再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了。

    但有些事她就想不通,为什么刘校长非要认她做表妹,对她这样好,而且公司和餐饮部的人也都对她这样好。有好几次,别人犯了一点小错都要扣钱挨批评,可她犯了错,领导不但不扣她的钱不批评她,还对她很客气。自己咋就和别人不一样呢?是因为自己长得漂亮,还是因为自己是刘校长的表妹?

    这天中午,才十一点钟,徐莉正在包间里打扫卫生,收拾餐桌。公司总部的张向东来到401包间。一见徐莉就问,“怎么你在这里?”好象他过去就认识她似的。

    徐莉知道他是公司的秘书,就说,“怎么,我是大熊猫,还是金丝猴,在这里会让你感到奇怪?”

    张向东说,“你在这里好啊,苟总就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娃。”

    徐莉说,“为啥?”

    张向东说,“这会让苟总心情舒畅,食欲大增。”

    徐莉说,“要是苟总光看漂亮女娃就能看饱,那他就可以不用吃饭了。”

    张向东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咱们苟总肠胃不好,吃饭只能吃上一点,吃多了会感到不舒服。”

    本来,张向东是来给苟总订午饭的,订完饭就要回办公室忙活,可是,一见包间里来了个漂亮女娃,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想走了。

    张向东是公司总部最年青的职员,二十四五岁,是苟总老家的远亲。因为小伙衣冠楚楚,一表人才,而且又是大专毕业,所以,让苟总看上了,招聘过来当了公司秘书。

    看着徐莉年轻漂亮,还没有找到对象的张向东,有些想入非非了,问徐莉,“妹子,今年多大了?”

    徐莉媚了张向东一眼,说,“咋了,相对象呢?”

    张向东说,“那还用问。整个建材城有几千个女娃,可我就觉得你漂亮。”

    徐莉说,“可是,你看错人了。我都结过婚了。”

    张向东说,“结过了还可以离嘛。”

    徐莉说,“那还用你说,我都离过了。”不知怎么,她一看到这位年轻斯文,英俊帅气公司秘书,心里就充满着好感。所以,用半认真半开玩笑在口气逗着他。

    张向东说,“这样说,我可以追你了。”

    徐莉笑了,说,“那就看你能追得到不?”

    张向东认起真来,说,“咋了,想试试?”说着,便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朝着她直直地看着,然后,猛然把她搂住开始亲吻。徐莉没想到他会这样做,可是,当她反应过来,却并没有生气,而是觉得有些晕旋,差点要昏倒似的,身子在张向东的怀中晃了几下,被他给扶住了。

    也许是怕被人看到,张向东亲了亲她,把她放开了。然后,看着她的反应和态度。见她有些沉醉的样子,就说,“咋样?感觉不错吧?”

    徐莉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背擦了擦刚被人吻过的地方。张向东见徐莉没有生气,就知道徐莉已经动心了。如果女人没有动心,她肯定会破口大骂,甚至会动手打人。

    徐莉真的是动了心,她没想到公司这个年轻帅气的小秘书会一下爱上了她,还亲吻了她。她想她跟老公谈恋爱那阵,两人都认识多久了,都还没接过吻。还是那天晚上,老公强行把她留下,不让她回家,所以,晚上两人睡在了一起,在漆黑的屋里,老公第一次吻了她。也就是从那时起,她才感觉出被男人亲吻就象是触了电一样。但是,因为那时心里充满着担心和害怕,亲吻的感觉她几乎一点都记不住了。

    过了好一会,徐莉才对张向东低声说,“不敢这样,让人看到了不好。”但她这话与其说是在制止男人,道不如说是在暗示和放纵男人。因为男人真正担心的不是怕别人看到,而是怕她恼怒和发躁。

    张向东坐在这里半天不肯走,就是在试探她,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所以,他要赶快离开这里,因为办公室里还有好些事等着他去做。他对徐莉说,“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说一下,我下次给苟总订菜就不用再往这里跑了。”于是,她把电话号码对他说了一遍。他记过电话,就起身要走。可是,快走到门前时,他突然又一下把她搂在怀里,用力地亲吻着,一直亲得她喘不过气来。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