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诗意的情感 > 第508章真爱14.离婚条件
    真爱(中篇小说)张宝同

    就在徐莉带刘时良利用五一节假日去山阳办理离婚事宜之时。王萍也遇到了一件事。那天早上,王萍正在402包间里打扫卫生。这时,老公冯娃子带着一个人来到包间找她。

    冯娃子长得人高马大,憨里憨气,一副松包模样。所以,让王萍咋看咋来气。因为在跟老公闹离婚,她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躲着他,两人都有两三年没咋见面了,即使过年王萍也不回家,六岁的儿子也一直放在老家让婆婆带着。

    王萍跟老公冯娃子自始自终都没有过一点爱情。王萍家住在长武河滩边上,那里是贫困县里最贫困的山区,王萍是十七岁那年送给冯娃子家的,那时,王萍的父母光是彩礼钱就要了六万元。所以,冯娃子家娶王萍时,可以说是借了不少债,贷了不少款。所以,王萍刚嫁到冯娃子家没几天,就跟着冯娃子来到西安打工挣钱,给人家还债还贷。王萍在结婚的第二年生了孩子,之后,孩子刚满一岁,就让婆婆给带走了。她进到了一家酒店里给人家当服务员。因为工作踏实肯干,人也聪明漂亮,所以,王萍在酒店一干就是四年,少说也挣了好几万。

    可是,冯娃子的工作一直都不稳定,今天给人家蹬三轮,明天给人家搞搬运,再过两天又去摆地摊或卖水果。钱实在是没挣多少。加上冯娃子又喜欢打麻将和买彩票,挣的那点钱还不够让他瞎折腾。所以,三天两头给王萍要钱。王萍烦了,就躲着他,为此,还换了酒店。有一段时间,冯娃子差不多有一年没找到王萍。去年,她从别的酒店来建材城餐厅,就是为了躲避冯娃子。

    王萍见冯娃子突然来了,就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冯娃子说,“你就钻到地底下,我也能找到。”

    王萍阴沉着脸说,“找我干嘛?”

    冯娃子说,“借我点钱。”

    王萍摇了摇头,说,“我没钱。”

    冯娃子说,“你不给钱,我就不走。”说着,便一屁股坐在了餐桌的椅子上。

    这时,跟冯娃子一起来的那个痞里痞气,满脸横肉的年轻人就对王萍说,“你老公欠了我五千元钱,我急着要用钱,他要是今天不给我,我就让他有好果子吃。”

    王萍没好脸色地对那人说,“那是你们的事,跟我说干嘛,我又不欠你的钱。”

    那人用威胁的口气说,“他可是你老公,你看是你那五千元钱重要,还是他的一个手指重要。”

    王萍说,“料你也没这个胆,除非你想坐牢。”

    那人冷笑一声,说,“我还怕坐牢?我都他妈地坐了七年牢了。”

    这时,冯娃子就对那人说,“秋哥,你先出去一下,我给老婆有话说。”

    王萍说,“谁是你老婆?我可是从来没爱过你。”

    冯娃子说,“那孩子是从哪来的?”

    王萍说,“是你强逼强迫的。”

    等那人出去了,冯娃子就哭丧着说,“我的好媳妇,你救救我吧,我是被他们骗了。这钱我今天要是不给他们,他们就真会拿刀把我的手指给剁了。我不骗你。”

    王萍说,“我不相信,你欠他也就是五千元,又不是五万元,五十万元,他至于剁你的手指?我不相信。你肯定是跟他合着伙来骗我。”

    冯娃子拉着王萍的手不放,说,“我真是不骗你,他们都是黑道上的人,是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心狠手辣,啥事都干得出来。”

    王萍说,“那你干嘛要和他们混在一起?”

    冯娃子说,“我也不知道,我也是被他们骗了。”

    王萍一听这话,就说,“给你钱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冯娃子说,“啥条件?”

    王萍说,“你跟我把婚离了。”

    冯娃子说,“那不行。”

    王萍就说,“那你就别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

    两人正在争吵着,那个叫秋哥的人就进来了,问冯娃子,“咋样了?”

    冯娃子说,“她不给我钱。”

    秋哥就说,“那我不管,你欠我的钱今天必须给我。否则,你的一个手指没了。”说着,就出了包间。

    冯娃子赶忙拉住秋哥的手,说,“你急啥?我不是正在跟她要钱呢。”

    王萍说,“我没钱,就是有钱也不给你。”

    冯娃子就说,“我答应你还不行?”

    王萍见冯娃子答应了,就说,“口说无凭,立字为据。”然后就拿出笔和一张纸放在冯娃子面前,说,“你写。”

    冯娃子说,“写啥?”

    王萍就把早已想好的话说了出来,“就写我冯刚娃同意跟王萍离婚,离婚手续在本月内办理。如果违约,我冯刚娃愿意向王萍赔偿十万元钱,并承担一切责任。”

    冯娃子写好了,就说,“行了吧?”

    可王萍又说,“离婚后,孩子和财产都归属冯刚娃,但王萍不承担孩子的抚养费。”冯娃子一听王萍把孩子给了他,觉得自己也不吃亏,就把这条内容也写了下来。

    条子写好了,王萍就让冯娃子签字,然后,也让秋哥作为证明人签字。

    秋哥说,“你们离婚,干嘛让我签字?”

    王萍说,“你不签字,我就不给你拿钱。”

    秋哥就在证明人后面签了字。

    事情办完了,王萍就让冯娃了和秋哥在包间里等着,自己跑回女工宿舍里,把条子藏好,取出银行卡,跑到建材城对面的工行,在自动取款机里取出了五千元。

    王萍回到402包间,把钱朝冯娃子面前一丢,说,“五千元,你数一下。”

    冯娃子就把钱认认真真地数了一遍,然后,把钱给了秋哥,说,“你点一下吧。”

    秋哥把钱一把抓起,往裤兜里一塞,说,“不用数了。”然后,就直直地出了包间。

    王萍对冯娃子说,“端阳节我给你打电话,咱们一起回家把婚离了。如果你敢骗我,我就把你这些年来赌博、,跟黑道的人瞎混的事都向你父母抖落出来,到时,你就是不离婚也由不得你。”

    冯娃子说,“我答应你的事,不会反悔。反正你这些年老是躲着我,咱俩还不是跟离婚一个球样。”

    王萍说,“你明白就好,反正我们两人就没感情,要离婚都是由你造成的。”

    冯娃子说,“我就是没有那些事,你早晚也会找我离婚,因为你就没看上我。”

    王萍说,“是的,你明白就好。你走吧,我要工作了。”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