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画满田园 > 第八百三十二章 寻找花继业
    马车进了千府,她让千落她们守在门口,自己跑进了千醉公子的房间,可是没有他的身影。

    千管家带着小跑进来:“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千管家,千醉公子可回来了?”她急切的想要一个答案,想要一个千醉公子回来了的答案。

    可是千管家有些发蒙的摇摇头:“没有啊,公子有阵子没回来了,小姐有事的话,可以吩咐老奴,公子说过,你的话就是他的话。”

    玄妙儿听见这个答案的时候,脚下有些踉跄:“那会去哪了?”

    千管家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屏退了下人问:“公子出事了?”

    玄妙儿倚在墙边:“他中毒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离开我,快派人去找。”

    千管家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这就去。”说完赶紧出去了。

    玄妙儿仍旧没动,她想着花继业能去的地方,忽然想起上次他遇险时候,躲在了陆判庙,不会还在那吧?

    现在花继业需要自己,自己不能倒下,她赶紧擦擦眼泪走出来:“咱们去陆判庙看看。”

    千墨他们四个赶紧跟着玄妙儿上了马车,直奔河湾村的陆判庙。

    到了庙门口,玄妙儿让千落和心静她们等在外边,只带着千墨进了庙里。

    可是里边一点声音都没有,玄妙儿掀开了桌子的帘子,希望他在,可是没有。

    玄妙儿的心一下子空了,她真的害怕,怕这样再也见不到他,自己还没有听过他的一声表白,这个讨厌的花继业,你为什么之前连句爱我都不说,现在你有这样消失了,你可想过我的想法么?

    没有看见花继业在这,玄妙儿的内心一下子崩溃了,她跌坐在地上,抱膝痛哭:“花继业,我恨你,找到你我一定要你好看。”

    千墨在边上也不知道如何劝说,只是看着她。

    玄妙儿哭了一会,还是咬牙又站了起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他,之后等他毒解了在算账。

    想想,让自己安静下来,他能去哪?一个人在最无助的时候会去哪?花继业的师傅那?不不,千府的人第一时间就是去他师父那,不对,思路不对。

    自己要是有难心的事,应该是回家,回河湾村找爹娘,那花继业很有可能是去花夫人的坟上了。

    她边往外走边对着千墨道:“去花家祖坟。”

    千墨听了玄妙儿的话,也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了:“小姐,我们不知道花家祖坟在哪?”

    “去查,我们几个先回镇上等消息。”玄妙儿吩咐千墨。

    千墨瞬间消失在玄妙儿眼前,不过玄妙儿现在没有心情去惊叹这轻功的神奇了。

    回到镇上没一会,千墨就回来了:“小姐,查到了,咱们走吧。”

    此时已经黄昏了,千落给她披了一件披风,赶紧又上了马车。

    马车出了镇,又行驶了半个时辰才到了一处山下。

    千墨指着半山腰:“那就是了。”

    这时候已经有些黑了,玄妙儿本来胆子不大,可是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跳下了马车,直奔着坟地跑了过去。

    千墨她们赶紧跟在她身后。

    上了山,玄妙儿顺着坟墓的名字找到了花夫人的墓地,也在墓碑后找到了花继业。

    花继业蜷缩在墓碑后边,没有一点声音,本来很高大的男子,这时候看着却那么禁不起风雨。

    玄妙儿蹲在他身边,伸手摸着他的脸:“花继业,你怎么样了?”他的脸很凉,唇齿微微的有些颤抖。

    花继业看见玄妙儿才有了点反应,可是抬头看看她,没有说话。

    玄妙儿感觉到花继业在发抖,她想脱下披风给花继业,可是绳扣却怎么都解不开,她干脆不去解绳扣,直接抱住了花继业:“想哭就哭出来。”

    花继业依偎在玄妙儿的怀里才感觉到一点温暖,他仍旧没有说话。

    千墨看着千落他们三个都盯着看,赶紧把他们三拖走:“咱们去周围守着,免得有危险。”

    千落尽管神经大条,但是最近也感觉到了花继业和千醉公子的联系,这次倒是没有多说话,随着千墨往边上去了。

    玄妙儿紧紧的抱着花继业:“花继业,你怎么这么狠心,你要是有事,让我怎么办?”

    花继业眼角湿润了,他好半天才张开嘴:“妙儿,你走吧,希望你以后幸福。”

    “这是你的真心话?我玄妙儿怎么对你,你不懂么?你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玄妙儿的声音不大,可是说的每一个字都很清晰。

    花继业的身子僵硬了一下,随后离开了玄妙儿的怀抱:“我说么都给不了你,我现在连家都没有了,很快也许命也没了,你不要管我了。”说完紧紧的靠在花夫人的墓碑上,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可是仍旧没有一点声音。

    玄妙儿心疼的看着花继业,搂住他的脖子:“花继业,那些都是你的想法,你问过我的想法么?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么?”

    见花继业不说话,玄妙儿继续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想要的是什么?如果我为了安稳,我早就嫁了,我等的是什么?以后谁都不知道会如何,可是眼前为什么不能珍惜?你如果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玄妙儿边说边抽啼,眼泪落到了花继业的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到了嘴里。

    花继业尝到了她的泪的苦涩,心里的疼了一下,他伸手搂住了玄妙儿的腰,把她抱在怀里:“对不起,妙儿,对不起,可是我都是为了你好,我不想你受到伤害,妙儿,不要怪我。”

    “我怪你的多了,我的心里想的不不懂么?”玄妙儿委屈的伏在花继业的肩头放声的哭出来,这一天心里的压抑都释放出来了。

    花继业把她楼到怀里,用下巴抵着玄妙儿的头:“妙儿,我爱你,就是因为太爱了,所以才有那么多的顾虑。”

    “我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太久了,我不怕危险,我什么都不怕,只要你在我身边。”玄妙儿说完抬起头,看要看花继业。

    花继业正好低头看向玄妙儿,月光下还看得见她脸上的泪痕,他心疼擦掉她的眼泪,指腹划过她精巧的鼻子时落到了唇上,他低下头吻上了唇瓣。

    玄妙儿被花继业看的有些害羞,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他的眼。

    花继业的吻有些生疏,但是却又带着些掠夺,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没有技巧,只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未完待续。)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