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兵将卡牌系统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弩炮的射程之内就是我说了算
    北阳城外,沙岗之上。

    黄沙历历,北风呼啸,旗帜飘扬。

    南关大营都尉唐泽一身戎装,头戴兜鍪,手中的令旗向下一挥,前面的刽子手挥动了大刀,砍下了跪着的十几个人犯。

    城头上,图勒西王庭的使者沙不力吉脸色有些难看,自己被邀请到这儿,从上午开始到现在,已经砍了上百人了,看这安国亲王的模样,还是一副要继续杀下去的样子。

    真是变态啊,这么多人口,那可是一头头的牛羊啊,就刚才砍的那个老头不值钱,但是那个胖大的家伙,起码能换五头羊啊。

    赵胖子扶刀站在苏路一侧,强忍着胸中想要呕吐的感觉,硬逼着自己站好了。

    看着眼前的血腥,赵胖子想到了以前,自己在二哥麾下统军,打仗的时候也是血肉横飞,自己从未有过这样不堪,这才过了几年安生日子,自己就变的这么弱鸡了。

    苏路拍了拍赵胖子的肩膀,问着旁边的清风“你看那个图勒使者都要吐了,你怎么还是一副一点事没有的模样,没见你打过多少仗啊。”

    清风一脸的冷肃“哼,这帮强抢民脂民膏的王八蛋,都该死,我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吐什么吐,弱鸡图勒使者。”

    沙不力吉脸色难看“女人,我可是听得懂汉话的,你说我的坏话,向我道歉。”

    旁边的赵胖子也开口说了“清风校尉,沙不力吉好歹也是一国使者,你当面说人坏话,这不好吧,还是道歉的好。”

    清风冷哼一声,目光在沙不力吉身上扫了一圈“道歉,为什么道歉?你就是个弱鸡,才杀了多少人,你就不行了,不是弱鸡是什么!”

    沙不力吉脸色涨红,我哪里不行了,刚才这胖子表现的比我不堪多了,你不说他,反倒是来侮辱我,简直不可忍。

    “安国王爷,贵属如此侮辱外臣,难道您就只是看着吗?外臣虽然不堪,但现在代表的也是一国,我若拂袖而去,对贵国,也没什么好处吧。”

    苏路看了沙不力吉一眼,漫不经心的说着“那你可以走啊,或者,你可以打败她,让她明白你不是弱鸡。”

    沙不力吉的目光闪烁起来了“王爷,我真的可以挑战贵属吗?”

    清风解开披风,扔给了旁边的明月,捏了捏拳头说着“行了,想打就上来,老娘让你见识一下中原女人的彪悍,说你弱鸡还有意见了。”

    这样说着,清风拔出了腰刀,双脚踩着碎步,向沙不力吉冲了过去。

    沙不力吉严阵以待,右手握住了腰间弯刀的刀柄,双目紧盯着清风的双脚,心中满是不屑,如此散漫的小碎步,还想要赢我,真是痴心妄想。

    下一刻,清风看到沙不力吉眼中的不屑,脚下的步伐陡然加快,瞬间就出现在沙不力吉身前,单刀径直劈了下去,同时双足连环,踢向了沙不力吉前胸。

    “你使诈”

    沙不力吉怒骂一声,弯刀向上一抬,想要挡住单刀,胸前就猛然传来两下重踢,身体连着蹬蹬退了好几步,手里的弯刀也被接踵而至的长刀给挑飞了。

    胸口气闷的紧,再加上弯刀被夺,沙不力吉怒瞪清风,这女人身材较小,但是力量一点儿不比自己弱,更离谱的还是速度,竟然快到自己看都看不清楚。

    “弱鸡”

    清风看着沙不力吉,脸上满是不屑的说着。

    沙不力吉怒瞪清风,不过刚才一通交手,沙不力吉很清楚自己不少这汉国小娘子的对手,也不敢再嚣张了,草原上的雄鹰遇上凶猛的大雕也会退避三舍,退避并不意味着自己不是勇士。

    赵胖子插在中间说了“王爷,已经砍了这么多人了,还是让西王庭的使者见识一下咱们汉国的利器吧,否则他们也不肯真心归附啊。”

    苏路闻言看了赵胖子一眼,拍了拍巴掌。

    十几个军士抬着一架弩炮从城墙下上来,吭哧吭哧的声音中,一架弩炮被架在了城垛之间。

    沙不力吉有些不屑“如果这是贵国的利器,我已经见识过了,这不就是放大号的弩炮,不稀罕。”

    明月上前几步,拉开了粗大的牛皮筋拧成的弓弦,吩咐着说了“上精准箭。”

    两个卫军抬着一根胳膊粗细的弩箭上了城墙,放在了弩炮炮膛之中。

    “放讯号”

    清风向城下传令着。

    城下的唐泽挥动令旗,远处,南关大营方向上,一台飞鸟扑闪着翅膀升空。

    没多大功夫,一头苍鹰就被飞鸟驱赶着过来。

    与此同时,北阳城外的山林之中,一队队卫军穿插,成群的野兽被驱赶出来了,野羊、麋鹿、鬣狗、野猪,全都被一窝蜂的赶了出来。

    清风按住了弩炮,调整着仰角,语气里满是得意。

    “先让你见识一下咱们的精准箭,百丈之外,一击轰杀一头苍鹰。”

    沙不力吉看了一眼翱翔的苍鹰,在飞鸟的威逼下,苍鹰虽然在靠近城墙,但是距离上还是很远,足足有四十多丈,在这距离上想要击杀苍鹰,草原上最神的射手也做不到。

    “嗡”

    弓弦崩开的声音响起,精准箭如同一道黑线,刺破了天空,穿透了天空盘旋的苍鹰,带着苍鹰飞了一段儿,这才跌落下来,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上群伤箭”

    明月继续拉开了弓弦,牛皮拧成的弓弦发出吱呀的震颤声音,弓弦被拉开到了最大。

    片刻之后,三个卫军抱着三个圆滚滚的铁家伙上来,铁家伙上满是尖刺,粗大锋锐,闪烁着寒光。

    沙不力吉一脸懵逼“这、这也能叫箭?”

    旁边的清风一脸得意“能杀人的就可以叫箭,少见多怪。”

    城下响起呼喝声音,大群的鹿羊被驱赶了过来,成群的卫军围堵了过去,不过因为之前有着安排,他们只敢在外围呼喝,不敢靠近。

    “放”

    城头上一声脆喝之后,三个群伤箭射了出来,在半空中拉出一道弧线,落在了羊群之中,立时带起一片血肉。

    一头野猪被群伤箭砸中,直接砸断成了两半,群伤箭向前滚动,在羊群中拉出一片血肉模糊。

    沙不力吉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处,身体不自禁的抖了起来。

    若那些羊群是图勒勇士,这一波群伤箭下去,一下就会死掉大半。

    汉人的利器,是越发的厉害了。

    赵胖子身体也有些抖,问着苏路说了“王爷,这、您给图勒人看这、啥意思?”

    苏路下巴一挑“让他明白一下咱们实力的强大,弩炮的射程之内我说了算。

    西王庭为什么要现在归附,他若是不说实话,我不介意把这些弩炮卖给兀骨突几十架,我想他肯定愿意买。”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