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某光头的江湖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第一个客人
    咸鱼了三天,面馆没有一文钱进账。

    倒是周围那些住户想要来蹭吃的,说什么反正没人吃,不如便宜点卖给他们。

    王羽起先是拒绝的,但当他们说可以自己去下面时,便勉强同意了。

    不过有一个要求,弄完了要把卫生搞了。

    这个决定带来唯一的好处,就是每到饭点的时候,铺子会很热闹。

    这天中午,王羽依旧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晒太阳。

    原主愿望达成后,又解锁了一个情感。

    这让他咸鱼的更加心安理得。

    此时正是吃饭的时候,铺子里人很多,小孩子玩闹的笑声,大人的呵斥声,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生意有多好呢。

    但没过一会儿,邻居们吃完了面,带着家人离开后,就又冷清了下来。

    王羽瞄了一眼,发现里面打扫的很干净,东西放在该放的地方,也就没管了。

    反正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他只出原材料,每家每户吃完了,就会把钱放到柜台的盒子里。

    王羽也不在乎是不是有人没付钱,左右不过一碗面而已,不算什么大事。

    微微眯着眼,感受着阳光洒在身上时的温暖,王羽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咸鱼的日子,真的很爽啊。

    “老板,煮碗面,多放葱花。”

    来客人了?

    王羽有些不情愿的睁开眼,便见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正愣愣的站在门外。

    “葱花很贵的,你这样子,价钱还要翻倍。”

    这男人并不丑,相反有股英武硬朗的味道,就是满脸血污看起来很狼狈。

    他听了王羽的话,摸了摸口袋,之前拼命厮杀,身上很多东西都掉了,好在钱袋子被系的很紧,倒保存了下来。

    “我这里有三十两,怎么都够了吧?”

    王羽接过银子,不情不愿的站起身走进铺子,邻居们并没有把面用完,还剩下点,这也省的王羽又要和面粉。

    男人跟着走了进来,现在城里到处在抓他,尤其是几个城门出口,早已经被布下天罗地网,根本不可能逃掉。

    他自己也放弃了,想着临死前吃一顿,做个饱死鬼。

    正好走到这里碰到一家面馆,这让男人觉得很有缘分,认为是老天爷都不想让他留下遗憾,

    王羽的手艺并不好,只能说过得去,按照男人的要求,多加了些葱花。

    做好之后,他端着碗过去,嘴里抱怨道:“凑合着吃吧,本来还有些醋的,结果被那些家伙用完了,早知道不答应他们了,醋很贵的啊。”

    男人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拿起筷子将面汤上的葱花扒拉到一边,这么喜人的东西,看看就好,吃尽肚子怪舍不得。

    做完这一切后,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一碗面很快就被吃完了,他却没有喝汤,而是呆呆的看着上面漂浮的葱花。

    “怎么,让我给你加了这么多,干啥不吃?”王羽躺在外面问道。

    男人回过神,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舍不得,舍不得。面吃完了,我也该走了,老板,谢谢你啊。”

    王羽摆了摆手,“且慢,去把碗洗了。”

    “呃,还要我自己洗啊?三十两银子呢,老板,别太亏心啊你。”

    男人嘴里这么说着,却依旧端着碗去了厨房,准备洗干净再走。

    王羽眯着眼,椅子轻轻摇晃,偶尔有凉风从巷子口吹来,分外的惬意。

    忽然,急促脚步声响起,巷子两头涌进一大群带着刀剑的江湖人。

    “人就在这块地方消失了,肯定藏在附近的宅子里,大家一块搜。”

    “快快快,别让他又溜了,郡主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将贼人抓住,咱们受了这么久的恩惠,今天报答的时候到了。”

    他们闯进巷子两旁的宅子,四处搜索着,孩子的哭闹与住户的惊叫不断响起。

    好在这些人没杀人,见没找到目标,便急匆匆出来了。

    最后,只剩下最中间的面馆。

    他们聚到一起,见王羽还躺着晒太阳,便有人喝道:“小子,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男人在附近出现?”

    “有啊,在里面。”

    王羽努了努嘴,正好那个男人洗干净碗走了出来,见到这一幕,不禁苦笑:“老板你可真不客气啊。”

    “废话少说,曹靖,郡主待你一直恩宠有加,没想居然喂了一头白眼狼出来。实话告诉你,我们得到的命令是生死勿论,你要是不想死,就乖乖束手就擒,和我们一起回去,听候郡主发落!”

    领头的中年人觉得已经胜券在握,所以想要获得更大的功劳。

    曹靖长叹一声,“我自知愧对郡主恩德,但我妻儿都死在她弟弟手上,这个仇不得不报,你们不用多说,要杀我,那就来吧。”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中年人手一挥,“上,将他拿下!”

    随着他一声令下,那些早已经蠢蠢欲动的江湖人,红着眼睛准备往里面冲。

    “诶,等等!”

    王羽连忙叫到:“你们杀人出去杀,别进我铺子闹事啊!”

    可惜,根本没人理会。

    眼看着他们就要冲到里面,王羽长长叹了一口气,“干嘛非得这样呢。”

    说罢食指一弹,无形的剑气就像是割麦子,最前面的一排人直接扑倒在地,双腿自膝盖部位齐根而断。

    后面的家伙收不住去势,所以也步了后尘。

    一直到十多人断腿,他们才反应过来,惊恐的看着王羽。

    刺鼻的血腥味,以及同伴的惨叫都在诉说着一个事实。

    这面馆的老板,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如此诡异的手段,简直超出想象之外。

    中年人脸上的冷汗刷的冒了出来,他见识比较多,哪怕不认识王羽这一手的来头,但也清楚的知道一点。

    气劲离体,那是先天高手的标志啊。

    “前辈,我们只不过是奉命行事,还请高抬贵手!”他诚惶诚恐的说道。

    王羽摇了摇头,“我又没杀人,你怕什么。把地上的东西打扫一下,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那个姓曹的只要不在我铺子,你们打出脑浆子都没事。”

    “是,是,小的知道了。”

    中年人抹了一把冷汗,随即气急败坏的招呼手下洗地。

    有个比较楞的家伙拿着两只断腿发愁了,问道:“老大,这谁和谁的脚,我分不清啊!”

    “让你分不清楚让你分不清!”

    中年人大怒,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抽。
广西快3